四川教育考试院信息|2014年四川省最新考试信息-四川招生考试中心-四川教育考试网-四川招生考试网 -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四川普通高考 >

大三就“被相亲” 相亲低龄化时代来临?
2017-09-02 16:08

 

  “我才大三您就让我去相亲?”当“母亲大人”在饭桌上提起要安排同事“条件不错”的儿子跟她见面时,广西南宁20岁的女大学生周虹“心坎是瓦解的”。

  相亲,这个时下热度颇高的词,已不是大龄男女的专属,越来越多像周虹这样的低龄女大学生,也在父母的张罗下,早早地被卷入相亲市场。蓦然回想,她们已置身于一个相亲低龄化的时代。

  女大学生遭遇妈妈“花式催相亲”

  赵茜茜今年21岁,安徽人,过了这个暑假就将迈入大四。她与男友最近刚刚分别,没想到母亲的“相亲雷达”竟到达敏锐度10级,一到暑假便开始给她张罗起“新感情”来。

  “妈,我这么年青貌美,用不着您介绍!”第一次从母亲嘴里听到“相亲”两个字时,赵茜茜谢绝了。

  “年轻貌美就更需要妈妈帮你把好关,以免被人骗。”为了说服女儿去相亲,母亲用尽了各种办法。暑期实习忙得焦头烂额之际,赵茜茜还要强打精力应对隔三差五的“花式催相亲”。

  下雨天,她犯了腰疼的老缺点,想让妈妈帮揉揉,妈妈却哼了一声,说自己没空,让她“自己找个对象”帮揉;每逢周末或是节假日,妈妈一定会拐弯抹脚“打探军情”,问她盘算怎么过,介不介意去认识几个新朋友;到后来,母亲甚至还用上了激将法,放话表示,她介绍的对象一定比赵茜茜前男友强10倍,不信的话,她能够亲身去看看。

  不论母亲如何软磨硬泡,赵茜茜本能地排挤相亲这种做法。命中注定、天然而然产生的缘分是她一直向往的交友方式,而在她眼里,相亲的世界里,一切都以物质条件为基准,她总感到相亲来的感情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“目标不纯”。

  对于她的这一想法,妈妈直称幼稚,“所谓命中注定,不外是你在出门喝咖啡的时候,偶尔遇到了对口味的,而相亲无非是把需要出门买的咖啡端上桌来喝,这杯咖啡还是妈妈亲手选择磨好的。只要成果一样,何必那么在意过程呢?”

  “我还这么小,又不是老姑娘,至 于那么急吗?”她只得退一步,拿年纪当挡箭牌。

  “不小了!”妈妈进步调门,“又不是要求你立刻结婚,就当多认识几个朋友也好,你们小姑娘看男人的眼光不成熟,得多接触一些优秀男人,以后才不会吃亏受骗。”

  与赵茜茜的无奈周旋不同,20岁的孙妮在得知父母帮本人支配了相亲时,气得简直要离家出奔。

  孙妮的父母采用了先斩后奏的方式。本以为是个一般的家庭聚餐,当孙妮下了课从学校赶到饭店时,却看到饭桌旁正襟危坐的两家人。一时间,她感到错愕、惊奇,被诱骗、被出售的情感从脚心涌到头顶。

  由于父母老来得子,她从小就被管得比较严,从高中文理分科,到大学填志愿,再到现在的相亲,父母强势地管控着她人生中的每一个关口。“我感到相亲都是些条件不怎么好、靠自己找不到对象的人加入的,为什么他们这么着急部署自惭形秽,自愧不如我相亲,岂非我在他们眼里那么差劲吗?”孙妮委屈地说。

  还未走出校门,就被安排相亲的大学生不止赵茜茜和孙妮。在微博、豆瓣、天涯等社交平台上搜寻“大学生相亲”等字样,能发现许多在校大学生诉说过自己的被相亲阅历,且评论区里惺惺相惜者众多;知乎上有个关于“90后年轻人被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休会”的问题,400多名用户进行了答复,大部分人都是在分享自己被家人强行安排相亲时的恐怖。

  当“校园萝莉”遇上“成功大叔”

  当妈妈重复在赵茜茜耳边唠叨相亲对象“名校毕业、家里有几套房子,是‘拆二代’,而且人帅,个子也高”时,她终于松口了,准许暑假期间见见这位传说中的“高富帅”。

  赵茜茜坦言,现在风行的玛丽苏剧集中,总有女主角向“霸道总裁”低头的情节。她这样的女生,还没出社会,恋爱也没谈过几回,对那些别人口中前提好的男士多少会意存一些空想。

  在相约见面的咖啡厅,男方显著早有准备,衬衫西裤,正襟危坐。可能没料到女方年纪会这么小,看到赵茜茜走进来时他仿佛吃了一惊,接着对她从头打量到脚。

  “那眼神,就像是某种不太可爱的动物,用舌头把我黏腻腻地从头到尾舔了一遍。”赵茜茜说,她从没见过男生如斯绝不掩饰的眼光。

  “你平时都不化装吗,仍是今天赶时间没来得及化?”相亲男问完,还表现他喜欢女生出门化妆,显得成熟一点。

  “哦。我平时不化妆,我不喜欢成熟。”

  见茜茜刻意疏远,男方并未泄气,接着问道:“你学的什么专业啊?会计吗?还是师范?”

  “我学新闻的。”

  “一个女孩子学新闻,做记者,以后岂不是要到处跑、时常熬夜,怎么顾家啊?”相亲男痛心疾首地对茜茜说,“你这专业,还能改吗?”

  “哎呀,学新闻又不一定当记者,她们系好多毕业生都去做公务员、进企业的。”茜茜妈妈赶快打起了圆场。

  “噢,那还好。”男方抿了口饮料,谈话的氛围霎时凝固。

  “你平时休息都喜欢做什么?”为了防止尴尬,茜茜主动挑起话头。

  “游泳、打网球。你呢?”听完男方的发问,赵茜茜顿了一下,默默地把准备脱口而出的“王者光荣(一款游戏)”换成了“上网”。

  “平时别上太多网,辐射致癌,不利于生小孩。”对方义正词严地说。

  “这哪里是差4岁呀,几乎是差了一个世纪,我是找男朋友又不是找爸爸,有钱、稳重有什么用?”回到家后,赵茜茜向妈妈直埋怨。

  跟班上几个闺蜜聊天时,赵茜茜得知,在她们身边,像这样“校园萝莉”遭遇奇葩“胜利大叔”相亲失败的案例还不少。“三观不合,难以沟通”是主要原因。

  “在看待相亲这件事的立场上的分歧,就已经体现了双方的不同观点,对方是一心奔着结婚的,而我们大多是被赶鸭子上架。”赵茜茜说,大学生广泛脸皮薄,对恋情抱有理想,与相亲场所是“先本性的八字分歧”。而且身边的同窗即便有相亲时看对眼的,来往过程中也会很快感到校园人和社会人的差距:不仅双方关怀的话题不同,就连位置也是不同等的??女生好像老是被给予的、低微的那一个,能把情感修成正果的少之又少。

  生理上成熟了就要被父母推向相亲市场吗

  “大学要恋爱,毕业要结婚。爸妈暗喻,亲戚明催,是谁划定了人到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事?”对于大学生被相亲这事,南宁女大学生周虹显然有自己的意见。

  但周虹妈妈却一再语重心长地跟她说明:“我不是急着想把你嫁出去。我是担忧,你上了大学,自己不会挑、不会选,妈妈给你介绍同事的儿子,至少知根知底。”

  为此,妈妈还常常拿周虹高中时交往过的那个前男友来讥嘲她眼光差:“成绩那么差,家里又是单亲,篮球打得好有什么用?不是自己后来也懊悔了?”

  这些话,让周虹认为妈妈似乎从没年轻过似的,青春的激动和初恋的美妙,在她嘴里变得一文不值,只剩下功利的盘算。她后来清楚了,妈妈这么急着给她做介绍,是想抢在她自己找对象之前,提前进行准入干涉。

  从周虹上大学开始,妈妈便以帮忙把关为由,振振有词地参与她的感情生活。还给她谈恋爱定了三不准原则:不准找外地的,不准找家里没有稳定收入的,不准找单亲家庭的。

  “找个乡亲,不仅知根知底,以后家里出了什么事你们还能第一时间照应。”妈妈不断向周虹灌注着自己的婚姻观,“在中国,结婚素来就不仅是两个人的事,妈妈不指望你嫁入豪门,但至少找个跟家里经济条件相当的吧。要是嫁得不好,爸妈不仅指望不上你养老,咱家还得不停地给男方家倒贴,到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。”

  周虹的亲戚、朋友家不乏年过30岁还未出嫁的女性,每次走亲访友提起这个话题,都会加剧妈妈的焦虑,使她更为猖狂地向周虹发动一轮轮相亲攻势。她的实践是:女生无论相貌多好、才能多高,过了25岁以后就会开端失去市场。“都说现在男多女少,可家庭好、工作好、人也好的男人你看看还剩几个?”

  从吃什么奶粉,到上什么样的幼儿园;从报什么专长班,到选什么样的班主任;从穿什么牌子的衣服,到物色什么样的对象……周虹感到妈妈替她操的心简直越来越多。可两代人的成长环境、教导水平导致她和妈妈的心理鸿沟也越来越大。

  “怎么没据说男生在大学阶段就被催婚,可女生却要被父母推向相亲市场呢?”周虹抱怨说,女生在婚恋市场上,唯一可以依托的资本,真的就仅仅是年轻、美丽吗?大家对待男生的标准可不是这样,至少要看他的事业、性格,而看女生却仅仅是看一些被物化的外在条件,“这不是对于女性的歧视,又是什么呢?”(记者 谢洋 实习生 罗屹钦 韦晓宁 )

  (为维护隐私,文中大学生为化名)

上一篇:“双一流”大学 名单公布倒计时 究竟花落谁家?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