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教育考试院信息|2014年四川省最新考试信息-四川招生考试中心-四川教育考试网-四川招生考试网 -
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上课堂 >

在课堂上任何“教学意外”,都不是意外
2017-08-05 15:24

 2017-08-04 17:56 起源:校长派

原题目:在课堂上任何“教学意外”,都不是意外

小编说

作为国家著名的特级教师,张祖庆老师通过讲述自己的亲自教学阅历,清楚,“在课堂上,任何产生的意外,都不是意外。只要我们以平凡心待之,不去追求刻意的精彩,随遇而安,淡然处之,一切,顺理成章。”

作者简介:

张祖庆,全国著名特级教师

T老师:

你说你最近很迷茫。

教书前八年,你根本上是糊里糊涂过日子。浑浑噩噩的日子里,你也好像不太感到到疼痛。

而最近,你发现自己读了大批的书,文章也发表了好几篇,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通过微信群、QQ群,相互鼓励,相互成长。你找到了奔腾的感觉。但是,你却发现,身边的人,看你的眼光,总是怪怪的。常常,你会听到他们的讥讽、挖苦。你说,你的心很痛。岂非,成长有错?

你还说,在公开课上,常常会遇到不如意的学生。一个出色的设计,常常因为学生的问题,而得不到展示,常常在不如意的课前面,有一种挫败感。这,也让你的心疼痛。公开课,就那么难上?

想对你说,疼痛是个好东西,它会随时提示你身材的存在、心灵的存在。身体疼痛了,让你更加珍惜自己;心灵一旦被触痛,便是成长的开始。

回想我的成长史,身体的疼痛,大大小小,不计其数,大部分,都忘了。然而,心灵的疼痛,却历久弥新,且长久地伴随自己。

和你说说往事吧——

01、 那是我在海岛教书的第二个年头。

那一年,我参加了温岭市教育局和教育工会结合举行的“三学三比”——比师德、比业务、比奉献。三十五周岁内的教师,层层选拔,全部参加。

因我所在的龙门乡,是个小乡,教师原来就少。于是,我被推出参加县里所有比赛。

没想,三个小项目标比赛,我竟然获得了让自己都吃惊的成绩!评课第一名,写教案第一名,上课,二等奖。总分全县第一!

着实让人兴奋。

依照运动打算,这个比赛还要颁发综合大奖——十佳青年。我想,小学语文是大学科,总分第一名,一定是榜上有名的。

表扬会那一天。我翻出了本人以为最体面的衣服,很激昂地走向城关镇青少年宫,找了第一排位置,貌似淡定地坐下,期待伟大时刻的到来。

主席台正中,摆着十台双卡座录音机——那个年代,一台双卡座录音机,或许比今天的苹果电脑更珍贵。

主持人开始宣布获奖名单,小学语文组总分排名第二、第三的,都取得了“十佳青年”;我,第一名,名落孙山。

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

心,开端疼痛。痛,却无人能够诉说。

眼睁睁地看着十佳青年们,一脸自豪地把那台本该属于我的双卡座领走了。

心,更疼了。

贴着墙根,趁大家眼光都聚焦台上,溜!

回到家,痛哭。妈问我,我不谈话,持续哭。

回单位,还是不明确问题出在哪里。于是,鼓起勇气打电话问县教育局政教科的姜老师。

姜老师告诉我:“这次活动,不仅比业务。还要比师德、比贡献。你在业务这块上,确切很优秀,但综合斟酌,我们还是把你拿下来了。主要原因,我们到你学校民意测验的时候,大众反应,你上进心太强了!”

啥?长进心太强了,是被刷掉的原因?

“是这样的,1991年10月,你当教诲主任的第一年,县里有一个论文评选,你们乡被调配到三篇文章上交的名额。结果,语文、数学、品格,三篇文章,署名都是你。有人说,这是利用职务之便,为自己谋取私利。再说,你连数学都没教过,却写了一篇一等奖的数学论文。这……”

恍然大悟!原来如斯!百口莫辩!

那时候,评职称是不和论文挂钩的。海岛老师,比较淡然,大家不太愿意写论文。快要交论文了,还是没人写。于是,一星期之内,我拼出了三篇论文。

特殊有意思的是,三篇论文,都获得了县一等奖。

现在想来,也不能怪“民心测验”,谁让我冒得这么快呢?你说你一个教书才两年的小老师,论文一出手,就是三个一等奖;一加入竞赛,就是全县第一名。

你长大得太快,人家怎么活?

这,便是全体原因。

这事深深地刺痛了我,也给我戴了顶急功近利、清高自私的帽子。且,这顶帽子随同我许多年,很多年……

心口很疼,岁月,给了它一个创口贴。

情感平复,擦干眼泪,继续前行。

尔后,我有意放慢了脚步,收敛自己,慢慢地,伤口愈合了。伤过的处所,留下了痕迹,长出了智慧。

我的故事,是否可以带给你一些启示?

实在,生长并无错,错在不要只顾生长,而忘记了身边的泥土。

年少轻狂,我们往往急于出人头地,一个劲儿地往上长,往前冲,总希望整个世界,都对自己微笑;整个世界,都要为自己竖起大拇指。甚至,一意孤行,不撞南墙不回首。

其实,所有的墙,都是来修炼你的。撞墙的结果,要么头破血流,倒在墙下;要么破墙而出,却头破血流。

不是所有的一意孤行,都叫执着。大多时候,我们不需要把别人的评判当路标,但是,好多人都感到你不对劲的时候,一意孤行,往往就是愚蠢。

在成长的路程中,我们是否该检点一下自己:

是否,我太注重了本身的发展,疏忽了同事的感想?

是否,我走得太快,忘记了把我的学生带上?

是否,我因为长得太快,而疏忽了身边的朋友、亲人……

有时候,痛,不是坏事。灵魂被触痛,生长便开始。

02、再来和你说另一件往事吧。

2010年10月,我遇见了一场更大的疼痛。那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的疼痛。

我参加在济南举办的近千人的教学观摩活动。因之前比较胜利地演绎了红色经典老课文《狼牙山五壮士》,我不假考虑地报了这节课。

此课很难上,我特地告诉主办方:

第一,学生放新五年级,不要用多个班级组合的“混搭班”;

第二,学生预习,课文必需读五遍以上;

第三,学惹事先观看《狼牙山五壮士》电影,深刻懂得时代背景。

上课前,我发现不对劲,学生不到10来人。

问主办方,怎么回事?

他们告知我,原先准许的学校,怕出平安问题,不让学生来上课。暂时到一个培训机构,找了三至五年级都有的学生。

“预习过吗?”

“哪有啊,刚早上从培训机构把学生接过来的。”

完了!悲剧要演出了!

可是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近千老师在台下坐着呢!

硬着头皮,按着预定的方案。上!

于是,我开始了配乐范读。

我读得很动情。

学生表情木然。

我开始按要求检讨预习。

学生表情木然。

我开始整体感知。

学生表情木然。

我一段一段地讲读。

学生表情木然。

自始至终,

老师们表情木然。

上完了。

我表情木然。

带上电脑包。飞也似,表情木然地,逃!

至今起来,痛不欲生。

问题,出在哪里?

当初,我是把所有责任推到主办方那里的。总认为,是他们临时换人,才导致我的尴尬。可事实上,终极的责任,仍是在我这里。

课前,我明明已经知道了真实的学情,却依然抱着精心设计的教案不放。把这些临时组合的学生,当作原班人马,当作已经预习。怎能不出问题?

我们口口声声说,以生为本。可,真正真实的学生坐在我的课堂上,我的眼睛里却只有教案。我按着自己的预设,循序渐进地执行教案。不出问题,才怪!

其基本的原因,是所谓师道尊严在作怪。

总以为,自己是主办方邀请来的“名师”,总得演绎与众不同的课。于是,不肯放下身段,不肯依据实际学情转变教学目标和教学办法。

事实上,那节课,对孩子们来说,我是在活生生地挥霍他们的性命!

现在想来,与其讲一大串他们听不懂的话,还不如老诚实实地带着他们读书,教教生字词语,选择简略的几个点,讲一讲。够了。

也许,这样的课,不好看,但是,学生有先进啊!学生的提高,才是王道。可是,经常,我们老是把老师们是否欢送,当作了公然课的第一目标。

这件事,深深地刺激了我。我下决心,今后上课,要把学生摆在第一。努力做到,学情出发,顺学而导。

有一回,在昆明上课,我上《好玩的真人橡皮泥》。结果,发现全班学生,都有我的课堂实录,是他们老师打印给他们的。于是,我当场换了一节新课。

这,就是学情出发,顺学而导。

有一回,在徐州上课,我上《神奇飞书》。结果,课上到一半,舞台突然断电,课件停播,话筒失声,台上黝黑。于是,我让孩子分开座位,来到舞台边沿,席地而坐,用自己的“原音”,大声喊话。孩子们欲罢不能,课上得意外精彩。

这,就是学情出发,顺学而导。

有一回,我在长春上课,我上《灵犬来茜》。成果,老师把不该预习的任务,让学生预习了,本该是猜想的内容,孩子都知道了答案,孩子们甚至看过电影。于是,我把需要预测的环节,换成了“尝试回想——二次阅读”。课,就这样柳暗花明。

这,就是学情动身,顺学而导。

……

现在,我基本上可以比较从容地面对任何意外。不是我有多高超,而是,我把一切“无常”当作了“正常”。课堂上,任何发生的意外,都不是意外。只要我们以平常心待之,不去追求刻意的精彩,随遇而安,淡然处之,一切,顺理成章。

这份淡定和从容,就是从当初那节课上生优点理的。这,就是在疼把柄生长。

灵魂被触痛,生长便开始。

希望我的喃喃自语,能带给你些许启发。

推荐文章

○独家?深度 | 新高考风云变幻,六省市校长“达”者喜、“穷”者忧

○独家·高考风云 | 钟秉林教授:新高考改革不能应试化解读(上)

○独家·高考风云 | 钟秉林教学:给新高考启动省份的四点提议(下)

○独家·高考风云 | 上海市格致中学张志敏:应对新高考改革,校长没必要焦虑

| 来源:祖庆说

| 编辑:校长派

校长智库教导研究院

| 更多内容请关注:校长派微信大众号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一分钟韩企面试的五种技巧你get了吗?
下一篇:考研不想被刷?一定要避开这一点